河洛網 首頁 汽車 查看內容

失控的東都:一開工就剎不住車,隋煬帝建洛陽為何背離節儉初衷

2019-10-16 07:44| 發布者:曾經過去| 查看:367| 評論:0

摘要:隋煬帝這個人名代表了什么?相信絕大多數人都會想到:好大喜功、奢侈、荒淫、暴虐。的確,他在眾多皇帝中,確實是位不安分的皇帝。而隋朝東都洛陽城的修建過程,就充分體了隋煬帝喜好奢華的特征。隋朝本來只有一個都

隋煬帝這個人名代表了什么?

相信絕大多數人都會想到:好大喜功、奢侈、荒淫、暴虐。

的確,他在眾多皇帝中,確實是位不安分的皇帝。而隋朝東都洛陽城的修建過程,就充分體了隋煬帝喜好奢華的特征。

失控的東都:一開工就剎不住車,隋煬帝建洛陽為何背離節儉初衷

隋朝本來只有一個都城,即長安。從無首都、副都或陪都之說。但及至煬帝即位,他突然對洛陽發生了興趣。

然而煬帝決定建洛陽之初,其實并不像把洛陽建成奢華無比的超級富貴宮室,而只是為了政治上的需要,至于后來的事,完全超出了預料。這是怎么一回事呢?

一、初衷本來不錯

與一切喜歡奢華、場面和氣派的皇帝一樣,煬帝剛一即位,就萌發了興建宮室的念頭。文帝即位之初修建了新都大興城,昭示了大隋帝國的新氣象。煬帝則把注意力放在修建東都上。

仁壽四年(604)十一月,剛剛即位四個月的隋煬帝便急不可耐地東幸洛陽,并下詔營建東京。

關于營建東京,與長安構成東西兩京,自北周末年時已有其端。長安僻處關中,在周齊分立時控制關隴固然是綽綽有余。但統一北方后,要及時要效地控制新占領的山東之地,長安無疑顯得有些力不從心。北周起初以相州、并州、幽州、齊州、徐州等為中心,采取分散式的的重鎮管控北齊故地,但是這樣做的負面后果也很明顯,距離較遠的大州仍然無法實現有效而及時的控制。

失控的東都:一開工就剎不住車,隋煬帝建洛陽為何背離節儉初衷

周武帝統一北方后,還未來得及考慮做出調整便暴亡。宣帝即位后大建宮室,發4萬常役修建洛陽宮,雖說有窮奢極欲之嫌,但也益于將中央的控制中心向東推進,更好的監控東方諸州。

隋文帝時代屢屢發生的關中饑荒,也暴露出關中在經濟方面的短板。關中雖然自古號稱沃野,但畢竟地宇狹窄,不足以支撐越來越多的人口。出于這些考慮,煬帝迅速決定復建洛陽城。

煬帝最初的詔令中,確實也擺出了一副較好的姿態。如其所云:

“今所營構,務從節儉,無令雕墻峻宇復起于當今,欲使卑宮菲食將貽于后世。有司明為條格,稱朕意焉。”(注:《隋書》卷3《煬帝上》)

似乎煬帝只是為了百姓著想,繼續發揚文帝的節儉作風。然而過了不久,煬帝便改弦更張、食言而肥。

二、建造大師宇文愷出馬

大業元年(605年)三月,煬帝下詔組建了一個規格極高的營建東都領導班子,詔尚書令楊素、納言楊達、將作大匠宇文愷,以及閻毗、裴蘊、裴矩、何稠、元弘嗣等人參加。楊素、楊達身為宰臣而參與東宮營建,體現出煬帝極高的重視。

宇文愷作為實際建造的主持者,更是體現出煬帝非同一般的標準。宇文愷是隋朝的工程建造專家,文帝時代,隋朝太廟、大興新城、仁壽宮等建設,以及貫通渭河至黃河的漕運河道、獨孤皇后陵墓等大項工程,都是宇文愷的手筆。只要他出手,必然不是一般工程。

宇文愷揣摩出煬帝的心思,認為煬帝意在把洛陽新城建設成與大興城一樣宏偉華麗的大城,于是也沒把之前的詔書當回事,而是盡施所能,把洛陽新城設計的“東京制度窮極壯麗”。(注:《隋書》卷68《宇文愷傳》)

失控的東都:一開工就剎不住車,隋煬帝建洛陽為何背離節儉初衷

新修的洛陽城在政治規格上完全向長安大興城看齊。其城市布局由外郭的羅城、中層的皇城、核心的宮城組城,體現了天子居所、中外相馭的政治理念。遍觀隋朝所有大城市,唯獨東西二都有此設計。

洛陽城面積比大興城略小——據考古資料稱大約小四分之一。洛陽城外郭采用內夯土外包磚的建筑技術,唯見其堅固,倒也無甚過人之處。真正令人咂舌的是宮城、皇城以及一系列小城的建設。

宮城位于西北隅的高處,是整個洛陽新城的核心。宮城北面依次是曜儀、圓壁兩座小城,西面有夾城、隔城兩座小城,東面是東宮、左右藏,南面則是較大的皇城。以城衛城、眾星拱月,使得天子宮城盡顯高貴,又十分安全。后來皇泰主與瓦崗軍相持,當外城失陷時,隋軍退入宮城,依靠堅固的宮城及其配套的小城苦撐待變,居然把瓦崗軍死死擋在了城外。

皇城東側有東城,東北側有含嘉城,其城內有屯積存放生活物資的含嘉倉,故又稱倉城。東城與含嘉城類似于功能性小城,仍屬于宮城的配套體系。

再往外圍,則是城西的西苑,及洛陽周邊的小型城戍。西苑又稱顯仁宮,是專供皇帝游獵嬉玩的大型苑林。洛陽新城城區不如大興城,但這座西苑卻遠遠超過長安的大興苑。苑內的設施也全然拋棄了約束。據《資治通鑒》記載,西苑因水為苑,北跨洛水,苑內開挖了一個周長十余里的人工湖,湖的北岸有一條龍鱗渠,從河中引水注入湖中。湖中堆起了象征蓬萊、方丈、瀛洲的假山,其余宮殿樓閣、奇花異草、飛禽走獸無不畢具。

甚至根據《資治通鑒》記載,西苑為了保持美麗的景色,還在冬天葉落之時,裁剪彩布掛在樹上,以保持四季長春的景象。

據信《資治通鑒》對洛陽新城的記載,引用了許多《大業雜記》中的不實言論,諸如隋煬帝大興洛陽城是聽信術士的“木命”之說。但關于洛陽城建設規模的記載還是比較可信的,何況這還得到了現代考古的直接證實。

三、驚人的耗費

洛陽新城從動工到建成僅9個月時間。快速上馬、快速落成、規格超高,這意味著什么?意味著驚人的消耗、驚人的浪費。

東都的興建,每月要組織200萬役丁施工,粗略計算,整個工期需要勞動力達1200萬人次。也就是說,大略相當于所有壯年男丁每人至少干了一個月的活。

不僅動員人力浩大,工程投入也相當巨大。據由隋入唐的名臣張玄素回憶,建洛陽宮時,由于洛陽附近不出產大木,需要從外地轉運。大木過長,車船無法裝載,只能人工搬運。一根大木需要二千人牽拉,大木下墊著圓木作為車輪,牽行久了圓木摩擦生火,便只能制作鐵輪以替代。可是鐵輪走不了多長時間,也會被沉重的大木壓壞,需要數百人單獨攜帶鐵輪伴隨保障。僅僅轉運一根大木,就需要耗費數十萬人丁的工時。其余方面的投入可想而知。

洛陽建成后很快便承擔起了政治功能,煬帝出關中巡幸江南或者北方,都要先到洛陽作為中轉。在洛陽,煬帝還宣布過大赦,并于大業六年正月舉行過盛大的宴會來招待萬國來朝的使者。

失控的東都:一開工就剎不住車,隋煬帝建洛陽為何背離節儉初衷

那次規模宏大的盛宴在歷史上知名度頗高,煬帝下令在端門外大街“盛陳百戲”(注:《資治通鑒》大業六年正月條》),龐大的戲場方圓達5000步,奏樂者多達18000人,樂聲傳揚數十里可聞。戲場照明的燈火徹夜明亮,如此持續了整個正月,單是這筆開支就高達數百萬錢。

胡商請求在洛陽豐都市進行貿易,煬帝為展開國力富強,命令豐都市所有店鋪都要整飾一新,沿街賣菜的販子,也要用漂亮的龍須席(用龍須草編織的席子),樹木上都纏上漂亮的錦緞繒絹。飯店如果接待胡商,一律好酒好食招待,并且一錢不收。胡商大都為隋朝的富裕而驚嘆,但也有精明的胡商,看到洛陽也有窮得衣不蔽體之人,便問,把樹上纏的好布料給窮人不行嗎?纏樹上有何用?洛陽人無以為答。

隋朝諸多暴政,皆自洛陽始。由儉入奢易,由奢致敗更易。洛陽城建起之時,煬帝的大業即開始走向崩盤之始,信不虛哉。

而從隋煬帝本人來說,把初衷不錯的一事,搞成了舉世騷然的壞事,從中可以看出,作為身系天下之望的帝王,他根本無法控制欲望,讓心中那個魔鬼越來越強,以至于占有了他的靈魂,撕裂了他的身體。這既是煬帝個人的不幸,更是隋朝天下萬民的不幸。

聲明: 此文章網絡轉載或網友提供,如有侵權請及時聯系我們刪除

返回頂部 關注微信 下載APP
乐彩网3d走势图